<ruby id="qrzvh"><option id="qrzvh"></option></ruby>

      
      

        <tr id="qrzvh"></tr><tr id="qrzvh"><nobr id="qrzvh"><ol id="qrzvh"></ol></nobr></tr>

        <tr id="qrzvh"></tr>
      1. <code id="qrzvh"></code><output id="qrzvh"><track id="qrzvh"><delect id="qrzvh"></delect></track></output>

        劉東衛 秦姍 姚春蘇 李姝婷 | 國際老齡社會的新型適老化住區理念與建設研究

        2022-10-10 10:02:43來源:CA當代建筑

        掃描二維碼分享

        ??全文刊登于《當代建筑》2022年第10期 p15-19

        ??作者簡介

        1


        ??摘要:老齡化和城鎮化是當今世界性社會經濟可持續發展的重大議題,社會老齡化對城鎮化產生的作用尤為關鍵。隨著我國人口老齡化與城鎮化的發展,建設領域的適老化住區逐漸得到全社會的廣泛關注。本文從老齡社會發展進程中的國際適老化住區建設理論和經驗出發,提出并歸納了基于老年友好社區理念的康養持續型老年住區、積極老齡化理念的全齡共生型老年住區、老年正?;砟畹牡赜蛉诤闲屠夏曜^三種新型適老化住區類型,并在實踐案例分析的基礎上,對我國老齡社會的適老化住區發展方向提出了建議。

        ??關鍵詞:老齡社會 ;新型適老化住區 ;康養持續型老年住區 ;全齡共生型老年住區 ;地域融合型老年住區


        ??在線閱讀

        ??1 國際老齡社會發展進程中的新型適老化住區

               人口老齡化是世界各國在21世紀共同面臨的全球性議題,對經濟運行全領域、社會建設各環節、社會文化多方面產生深遠影響。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ord Health Organization)的界定,社會老齡化分為三個階段,以65歲及以上老年人口數量占總人口數量的比率作為標準:比率超過7%的社會稱為“老齡化社會”(ageing society);比率超過14%的社會稱為“老齡社會”(aged society);比率超過21%的社會稱為“超老齡社會”(super-aged society)。隨著老齡化進程的加快,進入老齡社會已經成為全球普遍現象,日本、意大利、德國、法國等國家進入超老齡社會,其中日本是全球老齡化進程較快且最為嚴重的國家。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00年,我國65歲及以上老年人口數量為0.88億,占總人口比率達7%;2021年,我國65歲及以上老年人口數量為2.01億,占總人口比率達14.2%。我國從老齡化社會進入老齡社會僅用21年。比對國際數據,部分國家從老齡社會進入超老齡社會的速度將大幅提升。因此,這個標志性事件預示著我國在“十四五”期間面臨進入老齡社會的重大挑戰(圖1)。


        2


        1 世界典型國家老齡化進展速度比較

        ??為了應對因人口老齡化引發的一系列嚴峻社會問題,國際上實施了相關住房與設施保障、康復醫療、長期照護等生活支援方面的行動策略和未來計劃,直面適老化住區建設供給短缺的現實課題(圖2),從而系統性構筑新型住區,創造老年人按照自己生活方式養老的生活環境。國際發達國家和地區的適老化住區與住房建設,經歷了從“養老”到“適老”、從“設施”到“住居”、從“照護”到“共生”的演進發展,形成了康養持續型老年住區、全齡共生型老年住區、地域融合型老年住區三種新型適老化住區類型。這些新型適老化住區的寶貴經驗對于我國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問題、發展老年住區與住房建設等方面具有非常重要的借鑒價值。


        3

        2 世界典型國家老年設施與老年住房情況比較


        ??2 老年友好社區理念與康養持續型老年住區的建設

        ??2.1 老年友好社區理念

        ??社區作為社會生活的基本構成單元,在人口老齡化危機中面臨著巨大的發展壓力。2005年世界衛生組織在全球22個國家的33個城市啟動老年友好城市項目①,首次提出了“老年友好城市”(Age-friendly City),并在許多政府政策文件中使用了“老年友好社區”(Age-friendly Community)?!袄夏暧押谩钡母拍罡灿诶淆g環境學的研究,該學科是對老年人衰老過程及相關居住環境問題的研究。[1]

        ??不同的組織對于老年友好社區有不同的界定。較早出現的是在2000年,美國退休者協會(American Association of Retired Persons,AARP)將其界定為包含支付得起的適宜住房、擁有完善的社區功能與服務,以及多樣化的交通方式選擇等內容的社區。[2]較為普遍的認知構建是在2007年,世界衛生組織發布的《全球老年友好城市建設指南》(Global Age-friendly Cities:A Guide)中確定了老年友好社區的概念——通過提供健康護理、社會參與和安全服務的方式,提高老年人生活質量,并鼓勵實現積極老齡化的社區。[3]世界衛生組織確定了老年友好城市的三大方面(城市物理環境,社會文化環境,健康、社會環境與服務)和八個主題(戶外空間和建筑、交通、住房、社會參與、尊重與社會包容、社區參與和就業、信息交流、社區支持和衛生健康服務)。突出強調了構建基礎住房、設施、環境中適老功能與服務的必要性,以及促進老年人參與活動、實現自我價值的重要性。

        ??2.2 康養持續型老年住區建設實踐

        ??老年友好社區理念在一定程度上受美國活躍退休社區(Active Adult Retirement Community,AARC)②的影響,倡導面向55歲及以上老年人,以提供各種運動、商業、娛樂、生活設施和照護設施等硬件來滿足積極的退休生活方式與健康活躍老年人養老需求。[4]其后期發展為持續照料退休社區(Continue Care Retirement Community,CCRC),CCRC與AARC本質上都是以老年人為主的住區,但CCRC以強調社區醫療照護服務為主要特征。美國老年人住宅協會(America Association of Homes for the Aging,AAHA)根據CCRC的界定,對隨時有不同照護需求的老年人,持續性提供完整范圍的住宅、生活服務與健康照護服務。持續性包括讓老年人獨立居住的住宅與一定的生活服務,例如:三餐、活動、住家打掃與維修等;健康照護服務提供給有暫時性疾病或需要長期照護的老年人。另外,提供資源型服務給予需要日常生活協助的居民。2000年以后,美國開發了200個該類型的退休社區——康養持續型老年住區。該建設案例在世界各國得以傳播,采用的政策與市場化經濟運營經驗等方面也得到學習與借鑒。[5]

        ??1960年,美國興起開發建設的太陽城(Sun City)是居住康養型老年住區早期實踐中最典型的代表(圖3)。住區建設選址在環境優美的郊區,建筑多以低層住宅為主,成組團式布置,便于管理和后期運營與擴建。經過六十余年的發展,太陽城住區系列也在不斷改革創新。例如:老年人可選擇購買或租賃房屋及居住的產品,其中“家庭式”住房單元可緩解親緣割裂的問題;并增加住區內醫療照護設施,以滿足高齡醫療需求等(圖4)。


        4

        5

        3 美國亞利桑那州的太陽城老年住區


        5


        7

        8


        4 日本橫濱太陽城公園老年住區

        ??3 積極老齡化理念與全齡共生型老年住區的建設

        ??3.1 積極老齡化理念

        ??社會上普遍的養老需求供給是將老年人看作是被照顧的對象,關注他們的身心健康和社會尊嚴。為打破這一傳統觀念,世界衛生組織于2002年提出促進“積極老齡化”(Active Ageing)的政策框架和行動計劃,旨在通過促進個人健康、社會參與和公眾安全,提高老年人的生活質量。積極老齡化采用各種方式為老年人參與社會創造條件,讓老年人健康生活、積極參與社會,并發揮出持續的社會價值。[6]

        ??根據積極老齡化理念,世界發達國家城市建設趨向年輕一代、女性、老年人等多代市民的參與合作。以“多世代交流·共生”理念③,探索在人口減少及老齡社會背景下,如何建設讓所有人安心生活的共生社會。[7]“多世代”針對全齡共生型老年住區建設,既能有效增強家庭關系,建設適合老年人、下一代子女及隔代共同居住的住區;又能通過引進年輕人,綜合配置區域資源,促進區域發展,創造適合打破親緣聯系的多代市民共同生活且活躍的住區。住房供給不僅要有適合老年居住與二代或多代居住的類型,住區配套還應包含教育、醫療、商業、辦公等功能區,同時住房法律政策也要有相應的支撐。

        ??3.2 全齡共生型老年住區建設實踐

        ??歐洲模式中,丹麥、荷蘭等國家的老年住區著力發展代際互助與混合居住住區建設模式。在住區中,由青年大學生等志愿者陪伴、照護老人,通過互助實現了兩代人的陪伴與共同成長。位于丹麥哥本哈根的The Future S?lund世代住區,致力于建造多世代、多齡化居住的混合式住區,項目包括老年住房、青年公寓和老年照護公寓,以及日間護理中心、商店和咖啡館等公共服務設施,中央庭院被稱為“世代廣場”,在公共空間里,老年人、年輕人和孩子都能夠自如地溝通交流。項目以社會福祉、幸福安全和功能空間為建設標準,既提升了老年人生活質量,又解決了養老問題(圖5)。


        9

        10

        11


        5 丹麥The Future S?lund多世代住區

        ??亞洲模式中,作為世界上第一個將贍養父母立法的國家,新加坡建屋發展局對與老年人同住組屋的家庭提供便利和優惠。目前新加坡已婚子女與父母合住同一組住區或同一組屋區的住戶數量已達41%左右,體現了社區服務從“在社區內照護”到“由社區照護”的轉變,住區以不同人群共同居住為基礎,為老年人構建真正宜居的生活場所。日本以“多世代交流 · 共生” 理念開發建設全齡共生型老年住區,以面向高齡者為主,同時涵蓋了兒童、成人、學生等人群,形成多世代、多種類的混合式住區,體現了從居住全生命周期中的培育期開始直至高齡期,盡可能營造多世代居住者交往及社會地域交流的居住環境(圖6)。


        12

        13

        14

        15


        6 日本東京世田谷多世代住區

        ??4 老年正?;砟钆c地域融合型老年住區的建設

        ??4.1 老年正?;砟?/strong>

        ??趨近于理想的養老環境,包括有形和無形兩個方面,前者含法律制度的構建、老年福利的完善、無障礙設施的建設、適老部品的配置等,從而不斷完善物質環境;后者則是對人心理環境的營建,讓老年人或殘疾人在無感于差異化對待的環境中正常地生活。20世紀50年代,北歐提出“正?;保∟ormalization)理念④,即讓更多殘障人士能夠像健康人一樣過普通的生活。隨后其目標范圍逐步擴大,涵蓋各類殘障人士、社會弱勢群體,特別是老年人。[8]20世紀80年代,北歐提出“以老年人為中心”的“正?;鄙钊齻€原則:生活的持續性、殘存能力的活用性、決定權的獨立性,目的是讓老年人自己決定自己的生活方式。

        ??對于老年正?;ˋge-Normalization),各國制定了許多通過地域內支撐老年人健康的養老資源與社會網絡,以多元化供給結構進行適老化住區的建設。但伴隨著老年人不可避免的行動能力和意識能力逐漸減弱,這種主觀意愿需要上述有形和無形兩個方面中的其他條件、其他人輔以實現,才能讓老年人無感于差異的生活。日本構建的住區地域性介護體系,即建構老年居住、專業醫療、護理康復、保健預防、生活支援為一體的介護體系,實現了老年人可持續的居住生活。

        ??4.2 地域融合型老年住區建設實踐

        ??由于“正?;崩砟畹膫鞑?,瑞典創建了聞名于世的認知癥老人之家⑤(Group Home,或稱認知癥老人生活共同體),后在日本得到了更為系統化發展。根植于社區,單元式、家庭化是其典型特征,通過創造與家庭接近的環境氛圍、組織開展豐富的生活化活動,并由專業照護人員實施照護,有效減緩認知癥的癥狀、提高老年人生活品質。除此之外,還為周邊社區老人提供居家、日間照料和短期住宿等多種照護服務。這類老年設施通常與日間照料設施、服務型老年公寓等設施合并構成老年服務綜合體,并通過與周邊設施相互利用的方式形成適老化生活圈。

        ??為了推動老年正?;枷氲陌l展與實踐,荷蘭建設了世界上第一個“老年癡呆癥村”(Hogewey),為患有認識癥的老年人們創造安全、舒適的環境,讓他們正常且有尊嚴地生活。日本全面推進住區地域性介護體系的構建,利用既有住區中公共設施改造為介護型養老設施。這些既有住區的養老設施以小規模、綜合式和體系化為特征,以面向住區和滲透家庭的專業介護服務為特色,同時向地域周邊開放,提高資源利用率和養老服務效率,增強老年居住環境與鄰里的關系、地緣文化的關系,建立了具有人文關懷的地域融合型老年住區(圖7、圖8)。[9]


        16

        17

        7 荷蘭“老年癡呆癥村”

        18

        19

        20


        8 日本高根臺介護型養老設施

        ??5 國際經驗啟示與我國未來發展的建議

        ??新型適老化住區與住房建設不僅是一種針對城鄉建設發展與更新的思想和對策,也是進行了多元化新型適老化住區的實踐探索,在應對全球日益嚴峻的老齡社會發展頂層設計方面發揮著重要的作用。近年來,隨著人口老齡化的加速發展,我國人民政府高度重視新時代老齡家庭、社區與設施建設一體化的頂層設計,出臺大量政策文件,引導積極老齡觀、健康老齡化的新方向。在聚焦面向未來的老齡社會建設、新時代住區建設供給的基礎上,如何為老年人提供安心、友好的居住空間與生活環境,如何在社會機制、康養服務和運營管理等多元層面為老年人提供良好的系統性保障,是在“十四五”時期我國老齡社會發展中面臨得更為嚴峻、更為迫切的課題與挑戰。

        ??本文借鑒國際部分國家和地區在應對人口老齡化方面的經驗,采用新理念、發展新類型,加快適老化住區建設,提出符合我國國情的適老化住區可持續發展的新方向與建議,探索新型適老化住區構建對策和規劃設計的解決方法。第一,建立適老化住區建設長效機制,劃分適合國情的適老化住區類型,制定適老化住區建設目標和標準;第二,創建多元主體參與的適老化住區建設模式,加強政策制定者、開發建設者、規劃設計者、經營管理者等各方主體共同協作,充分挖掘適老化住區建設的經濟價值和社會價值;第三,健全適老化住區長期動態評估機制,有助于國家綜合掌握適老化住區建設的進程和效果;第四,調查、總結全國各地適老化住區建設存在的優勢和短板,以科學精準的方式推進適老化住區的建設路徑和方案,實現適老化住區建設的高效可持續發展;第五,搭建并完善涵蓋生活照料、醫療保健、長期照護、精神慰藉等綜合性住區適老化網絡,豐富供給類型、提升供給水平,實現適老化建設的可持續均衡發展?!?/p>


        ??注釋

        ??①在2005年世界老年學會第十八次會議上,聯合國發表了“老年友好城市計劃”的大綱,由世界衛生組織負責推行。

        ??②20世紀60年代,美國活躍退休社區是以滿足健康活躍老年人的養老需求為目標而建設的康養持續型老年住區建設實踐。

        ??③2015年,日z本全國市長會政策推進委員會和日本城市中心組織了24名市(區)長及5名學者開展了“有關社會人口減少背景下多世代交流共生的研究會”,會上提出“多世代交流·共生”的理念。

        ??④20世紀50年代,丹麥改革者尼爾斯·埃里克·班克-米克爾森(Niels Erik Bank-Mikkelsen)提出了“正?;?,倡導“無論智力殘障程度如何,都應保障與普通公民相同的生命和權利”。20世紀60年代以后,“正?;痹谌鸬鋵W者本·那杰(Bengt Nirje)的推動下得以在各國發展。

        ??⑤1985年,瑞典的帕爾布洛·貝克·弗里斯(Barbro Beck-Friis)教授首創認知癥共同生活之家(Group Home),日本于1990年初引入了認知癥共同生活之家,1997年將其正式制度化,2000年介護保險制度開始后,這種類型在日本全國普及。

        ??圖片來源

        ??圖1:作者綜合國家統計局《2021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日本國立社會保障·人口問題研究所《人口統計資料集》(2021年)及United Nations, World Population Prospects: The 2006 Revision數據繪制

        ??圖2:作者根據日本國土交通省「サービス付き高齢者向け住宅整備事業について」より改繪

        ??圖3:natgeo.nikkeibp.co.jp/atcl/photo/stories/20/103000054/

        ??圖4:Perkins Eastman的《日本橫濱太陽城公寓》一文

        ??圖5:www.gooood.cn/future-solund-by-c-f-moller-and-tredje-natur.htm?gallery-image-id=post_gallery_id_299042,C.F. M?ller Architects

        ??圖6:prtimes.jp/main/html/rd/p/000000002.000016033.html

        ??圖7:hogeweyk.dementiavillage.com

        ??圖8:作者拍攝

        ??圖 1、圖 2、圖 7 :麻省理工學院規劃辦公室的East Campus Study: Plan Summary

        ??圖3 :槙綜合計畫事務所、里爾斯 · 溫扎普菲合伙人建筑公司的MIT Media Laboratory Expansion

        ??參考文獻

        ??[1] 李小云.國外老年友好社區研究家進展述評[J].城市發展研究,2019(7):14-19.

        ??[2] AARP. Livable communities: an evaluation guide[R]. Washington: AARP Public Policy Institute, 2005.

        ??[3] LUI C W, EVERINGHAM J A, WARBURTON J, et al. What makes a community age-friendly: a reviewof international literature[J]. Ageing, 2009, 28(3): 116-121.

        ??[4] 殷潔,彭仲仁.積極老齡化:美國活躍退休社區對中國養老社區建設的啟示[J].國際城市規劃,2017(6):125-131.

        ??[5] 田原裕子.米國で60年続く住民運営の高齢者コミュニティとは~「サンシテ?!工趣いΤ晒榭激à敫啐h者移住~[EB/OL].(2020-10-05)[2022-08-01]. www.kokugakuin.ac.jp/article/194660.

        ??[6] 竇曉璐,派努斯,馮長春.城市與積極老齡化:老年友好城市建設的國際經驗[J].國際城市規劃,2015(3):117-123.

        ??[7] 人口滅少社會における多世代交流·共生のまちづくりに関する研究會,全國市長會政策推進委員會·(公財)日本都市センター.人口減少社會における多世代交流·共生のまちづくりに関する研究會報告書[R/OL].(2016-05-23)[2022-08-01].www.mayors.or.jp/p_action/documents/280523tkouryu_houkokusho.pdf.

        ??[8] WHILL.ノーマライゼーションとは何か?その意味、理念、歴史を解説します[EB/OL].(2019-01-29)[2022-08-01].whill.inc/jp/column/09_normalization.

        ??[9] 劉東衛,秦姍,樊京偉,等.城市住區更新方式的復合型養老設施研究[J].建筑學報,2017(5):23-27.

        ??本期主題專欄相關閱讀

        ??[1]劉東衛,秦姍,姚春蘇,等.國際老齡社會的新型適老化住區理念與建設研究[J].當代建筑,2022(10):15-19.

        ??[2]周燕珉,趙子敬.養老設施中適老化標識的設計要點[J].當代建筑,2022(10):20-23.

        ??[3]盧求.德國安寧療護體系及設施規劃研究[J].當代建筑,2022(10):24-26.

        ??[4]邵磊,金安園,侯雨亭.從價值體系看殘疾與適老化的無障礙應對策略[J].當代建筑,2022(10):27-30.

        ??[5]王羽,馬哲雪,姚亞男,等.適老康復環境營建技術研究與應用探討——以患有血栓栓塞類疾病老年人的居住環境為例[J].當代建筑,2022(10):31-34.

        ??[6]于一凡.老年宜居環境的設計理念及其發展[J].當代建筑,2022(10):35-38.

        ??[7]韓涵,庚旭,姜磊,等.適老化智慧住宅相關技術發展現狀與展望[J].當代建筑,2022(10):39-42.

        ??[8]趙穎,李小寶.“后疫情時代”城市老舊住區適老服務設施提升策略研究[J].當代建筑,2022(10):43-46.

        ??[9]張倩,原婉雪,王芳.基于文獻知識圖譜的國內社區養老研究熱點演進分析[J].當代建筑,2022(10):47-50.

        ??[10]張海翱,何亞欣.老舊社區適老化改造研究——以上海江川路街道片區為例[J].當代建筑,2022(10):51-54.

        ??[11]劉瀅,劉楠茜,于戈.老舊社區適老化改造研究——以上海江川路街道片區為例[J].當代建筑,2022(10):51-54.

        返回頂部
        掃描二維碼分享
        返回頂部
        {"code": 200, "msg": "u5df2u7ecfu4e0au4f20u8fc7uff0cu4e0du8981u91cdu590du53d1u9001"} 国内芒果精品自线一区2021_奇米第四_香蕉超碰_玖草在线视频